灯花影

【双花】The Shadow(1)


可能有很多bug

肝文困难症

有什么地方不妥尽管找我w

欢迎提各种意见!!

ooc预警

*******************

被瓷砖映得惨白的楼道旋转着,在拧成黑白漩涡的远处延展拉长,墙壁布满裂缝和奇怪的黑色斑点,像是烙印在视网膜上的霉斑,怎么眨眼都无法去除。

是什么在驱使着脚步前行?是身后莫名的催促感,是赤裸的脚下过于干净的地板,还是头顶忽明忽暗的白炽灯?

啊,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一只手穿过混沌不清的光线,随即温热而干燥的触感便从手腕传来,有力而令人安心,让人难以产生任何抗拒感。随即,比白炽灯刺目千万倍的白光从漩涡迸发出来,吞没了墙壁、走廊,和裂缝。

那只手还在,真奇怪,明明上面的每一条纹路,每一道疤痕,每一块茧子都是那么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这是谁。

代替光的,是黑暗。黑暗中隐隐透出蓝色的微光,是蝴蝶的翅膀,忽闪不定;满天星光中温柔至极的眸子是芙洛拉的恩赐吗,它是蛰伏在黑夜中的蔷薇,小心翼翼又不肯放手,用收敛了尖刺的藤蔓来捕获心仪的猎物。

天和地在旋转,世界变成了红色。血从墙上的缝隙里漫溢出来,把霉斑染成更深的颜色,像是癌变的细胞,簇拥在一起酝酿着什么邪恶的计划;墙壁在污浊的血液的腐蚀下扭曲变形,鼓出奇异的花纹图案,白色的地面不再一尘不染,角角落落堆积着什么黑色的污物,每一步都在厚重的尘埃中碾出红色的脚印向后延伸,变换成诡异的笑脸在眼前放大。

手中突然空了,只留下刺目的血痕。无边的恐惧感突然莫名袭来,神经催促着双腿的迈动,四壁的红色在脑袋里炸开,呛人的血腥味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倒灌进口鼻,压迫着每一个肺泡,带来濒死的错觉。

扑面而来的冰冷空气重新让神经清晰了起来,面前便是走廊的尽头,那是一面会反光的墙。

……镜子?这是镜子吗?……好模糊,为什么我看不到自己?

眯起眼睛仔细辨认着,却在镜中看到了一团蜷缩的人形物体,回头便清楚地看到了真实场景——那人的衣物全部被血浸透,与伤口模糊的血肉纠缠在一起;他的手还在向前伸着,试图抓住掉落在地上的断刃生锈的军刀,伸直的手臂一次又一次无力地磕在地板上,手指却仍然不懈地向前尝试着。

手,这是那只手。

空气凝重得快要无法呼吸,仿佛千钧压在身上。恍惚间他好像还在说着什么……走?……张……乐?

微弱的呼喊和呻吟突然一下就像坏掉的音响,躁动起来,断断续续的声音被碾压成尖锐的线,直直刺入大脑,发出刺耳的噪音,带来欲裂头痛——

——————

——张佳乐猛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差点儿把枕头砸到面前人的脸上。

孙哲平直起身子,确认人没事后,又把他摁回了床上。

“我靠,不带这么吓人的啊!你以后要是再凑这么近,我睡觉非得在枕头底下藏把刀什么的……”

张佳乐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刚才满眼的红色和尖利的鸣声仿佛还在,但太阳穴突突跳着的血管也让他在烦躁之余真实地感受到了,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梦。

“先不说这个,你猜我为什么比你先醒。”

“……为什么?”

孙哲平丢给他一个复杂的眼神,一字一顿地继续说道。

“你、把、我、踹、到、了、地、下。”

确实,床上凌乱的床单,卷成一团掉在地下的被子和早已不在原位的枕头都证实了这句话。

“啊真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哲平反手就把被子扔在了张佳乐的脸上,叹了口气。

傻子,当然是假的。

“张佳乐。”

他突然严肃的语气让张佳乐一下子清醒了。

“你是不是又做梦了。”

不是以疑问的语气提出的,这句话十分笃定,像是在客观的阐述一个事实。

孙哲平看到他的眼神一下子变了,变回了他所不熟知的那个张佳乐,冷静、严肃、散发着丝丝寒意,还隐约带着一缕悲伤。但是他很快的低下了头,暗红色的头发遮住了那双同样颜色的眸子,漏出一绺垂在微抿的唇边,被不稳的气息吹动。

一瞬间,只是一瞬间,他就调整好了情绪,变回了那个阳光向上永远不会放弃的张佳乐。

“是啊,但是我已经知道那不是真的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放心吧。”

孙哲平皱了皱眉头,他看到张佳乐在睡梦中拼命地把自己蜷缩起来,不安地拽着床单的一角,还在喊着什么听不清的话,现在却像个没事人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是真的没事了。

“那好吧,今天要给你做个检查,看看你到底进化出了些什么性能——我去找点吃的,你速度点的。”

直到孙哲平走到门口,才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到底要不要把他看到的告诉张佳乐。但他只是又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听到门锁咔哒一声落上,张佳乐才停住了手里的动作,靠着墙深深吸了口气。举起自己的手到眼前,握拳,张开,再握拳,再张开,仿佛还能看见上面残留的血迹。

“还好……还好没有发现,我应该,没有发出什么动静吧。别让他操心就行。”

转身走进洗手间,神经质地放开水冲洗着双手上不存在的血迹,抬头看看被自己随手剪掉了一大半的头发——幸亏之前没听孙哲平的让他来剪,不然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蠢样子——正乱糟糟地垂在肩上,又烦躁地揉了两把,才找出皮筋扎在脑后。眼角无意瞥见镜中的自己身后好像有点什么,整个人都一僵,猛地回头却只看到一件黑色的风衣挂在那里而已。

张佳乐摇摇还隐隐作痛的脑袋,用力拍拍脸颊命令自己忘记刚才的不愉快,对着镜子竖了个中指。

“你真是跟个疯子一样……”

张佳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样说,他也同样得到了镜中人的回礼。

【双花】The Shadow (0)

开了个脑洞,或许能坚持连载吧……或许
(不,不可能日更的
(懒癌晚期,肝文困难症晚期
只是个普通的脑洞,剧情完全没想好
emmmm较为短小
ooc极度预警

*********************

【系统启动中——】

【请确认身份】

【欢迎,孙哲平博士】

【开始进行检测——】

【身体机能无异常】

【脑部运作无异常】

【实验体情况无异常,生命体征稳定】

【停止注射镇静剂】

【停止养分供给】

【撤出维持生命体征管道】

【请再次确认身份——】

【确认完毕,请确认该操作后手动排除培养液,开启外罩】

————————

偌大的实验室中只能看到安全标识闪着微光,各式各样的机械仪器沉默地贴在墙边,唯一的光源是实验室深处的一个巨大的培养槽,底座连接着一台主机,控制着培养槽的一切动作。无数错综复杂的管道以它为中心向外蔓延开来,像是什么巨大的海底生物的触手,蛰伏在地面一动不动。

培养槽散发出着浅浅的蓝色光晕,照亮了其中沉睡的男人。由于脸上带着呼吸器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修长匀称的肢体。他深红色的长发四下浮散开来,缠绕在身体旁的各类管子上,略显凌乱,暗红的发丝衬得皮肤苍白,却又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培养槽边的男人一只手轻触着玻璃外罩,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他,幽幽的蓝光照亮了他的眼,但那双眼睛是那样深沉,像是海底的漩涡,除了那培养槽中的人,容不下其他任何外物,哪怕是星星掉了进去也会被瞬间湮没——那双眼中的平静下埋藏了太多太多的汹涌暗流。

————————

“张佳乐。”

低而急促地轻唤着,不求人回应,仿佛只是一种安慰。

“张佳乐。”

“张佳乐。”

“张佳乐。”

“张佳乐。”

他垂下了头,轻轻将额头抵在玻璃外罩上,借着上面的冰凉冷静下来,深深吐出一口气。

他眼中的星星仍然光芒不减,一下又一下的闪烁着,闪烁着……

于是它终于从汹涌的暗流中冲出来了,坠落在坚硬的地板上,碎裂成无数尘埃。

“张佳乐……”

他抿住了唇,肩膀几不可见的抖了一下。

”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你倒是给我出来啊……”

————————

他在操作屏幕上按下了几个键,抬头看着培养槽中的液体慢慢退去。男人的长发失去了液体的托浮,一绺绺地贴在过分苍白的脖颈上,缠绕在胳膊上,像是蜿蜒而出的血液。

蓦地,有些触目惊心。

随着各式管道的回收,培养槽中的人似乎是醒了,瘫倒在地上,一手撑着封闭的玻璃外罩,挣扎着痉挛着呕出体内被灌进的液体,脊背剧烈地起伏着。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拉下了阀门,眼睛仍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里面伏倒的人。那人没有了四周的支撑物,无力的瘫在地上,试图用手撑着自己坐起来,却未能成功,还在剧烈的咳嗽喘息着。

他忍不住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背,帮着给他顺顺气儿。手掌接触到微凉的皮肤时,他甚至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见人已不再咳嗽,便收回了手,只是蹲在面前看着他,那人的精神还未完全恢复,眼神迷离地看向周围,聚焦的困难和欲裂的头痛让他实在没法看清近在咫尺的那张脸,着急得眯着眼睛直晃头,只觉得很熟悉,很熟悉。

于是他伸手搂住了身前人的脖子,闭上了眼睛,小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被人抱住实在是太突然,他怔住了,但在听清那人打出来后说出的第一个词后,便垂下眼帘,久久沉默着。

他说,“大孙。”

他轻轻的回抱过去,随即发现身上的人已经保持这个姿势睡了过去,有点无奈地摇摇头,便没有再打扰,只是以一种很别扭的动作脱下了自己的白大褂盖在了他身上,搂着腰打横抱了起来。

暗红色的发丝还未干透,仍然湿漉漉地贴在脸侧,让他想起了一些并不愉快的往事,甚至,让他至今还觉得十分后怕——那时候,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点,就……

他下意识地紧了紧手臂,怀中的温度和低头就可以看到的熟悉面孔令他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以前的事情,不该想的就别想,他已经回来了,他已经回来了。

站在实验室缓缓开启的的大门前,适应黑暗的眼睛被透射进来的白光刺痛了,却仍没有要半点眯起的意思。抱着人的手中还紧攥着一把军刀,他毅然决然地向前迈步,没有再回头看哪怕一眼那个囚禁他们多年的牢笼,他久违的挑了挑嘴角。

纵使大战将至,火烧眉头,只要你与我并肩,无所畏惧,一往无前。

于是,他回应道。

“我在。”

双花哪里够,要百花才好

祝乐乐2018生日快乐!!

【莫橙】瓜子橙&仓鼠凡

*这是一个不记得从哪里借来的梗,如果发现相似的文……
*ooc致歉
*恩,祝各位七夕快乐

“莫凡,要瓜子吗?”

“……”

这已经是苏沐橙不知第几次递给莫凡瓜子而没有回应了,从电视剧上移开眼睛,转头看了他一眼,伸出去的手一翻,一把瓜子“哗啦”一声摊在了莫凡面前的桌子上。苏沐橙自顾自地磕开一颗瓜子,盯着电脑,也不管莫凡吃不吃。

于是,就变成了莫凡跟一堆瓜子大眼瞪小眼,啊不,瓜子没有眼睛。

莫凡有些迷茫地看了看面前的瓜子,又看了看沉迷于电视剧,不时往嘴里扔瓜子的苏沐橙,偏了偏头,最终拿起一颗瓜子,有些笨拙地放到嘴里磕。

这时苏沐橙才有些惊讶地看了看莫凡,转手又是一把扔到了莫凡面前的瓜子堆里。

莫凡:“…………”

两人都不说话,苏沐橙看着电视剧,莫凡埋头看着瓜子。

从那以后,一看电视剧苏沐橙就会很自觉地给莫凡抓几把瓜子;莫凡虽然沉默依旧,却也不拒绝苏沐橙的瓜子。苏沐橙也从原来专心看电视剧变成了时不时撇一眼莫凡和他面前的瓜子堆,一旦发现瓜子快没了还会再添上一把;偶尔看得太入神,莫凡的瓜子都吃完了她还没有发现,过了好一会才连忙捧了一大把放在桌子上给莫凡。

莫凡表示很抓狂,好不容易才吃完了桌上所有的瓜子,转眼又来了一堆。

“对不起啊,看得太入神了,一不小心就把你忘了。”苏沐橙歉意地笑笑,又给莫凡添了一把,还不忘自己也磕开一颗瓜子。

莫凡:“…………”

好吧,瓜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莫凡看着苏沐橙的笑脸这样想,磕开一颗瓜子。

====

“莫凡?”

“莫凡,沐橙她的瓜子没了,你到网吧门口的商店里帮她买点吧。”

全程一言不发的莫凡沉默地下了楼,等出了网吧门站在商店货架前时,才恍然记起忘记问苏沐橙喜欢的口味。

怎么办?

于是就出现了莫凡拖着两大箱瓜子费力地上楼梯的情景。

“呀,莫凡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瓜子!叶修哥只告诉我你去帮我买了袋瓜子,没想到你买了这么多!”

苏沐橙碰巧出来倒水,看到那两大箱瓜子和拖着箱子的莫凡,一脸惊讶。

“……不知道你喜欢的口味,所以……就每种口味都给你买了两袋。”

“……不喜欢?”

见苏沐橙只是蹲下看着箱子里一袋一袋的瓜子,却不说话,莫凡有点慌了。

“等等,莫凡,这是你自己付的钱?”

苏沐橙突然起身抬头直勾勾地盯着莫凡。

“……”

莫凡看着突然起身的苏沐橙,愣了一下,不明白她是要干什么。

“叶修哥~”

正在抢boss的叶修听到这一声不知为何打了个寒颤,手下一顿,被小怪挠了个正着,连忙大爆手速三两下弄死了小怪。

“你让莫凡去买瓜子的时候没有给他钱吗~”

后来据某不愿透露名字的叶姓男子说,妹妹这种生物,没有最可怕,只有更可怕。

“谢谢莫凡,刚好都买到了我喜欢的口味,非常感谢!”

苏沐橙捧着一把瓜子,对着莫凡笑得神采飞扬,暖光灯给她的轮廓镀上一层暖金色。

莫凡在她明媚的笑脸中晃了一下。

好……可爱。

====

莫凡今天很开心。

莫凡今天真的很开心。

莫凡今天开心的都出门遛弯儿了。

原因是他成功地干掉了叶修残血的小号。

回想起叶修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莫凡就忍不住呵呵呵地冷笑,要不是他习惯于把脸埋在兜帽下,估计诡异的表情早就引来无数侧目了。

虽然走在街上,表面上是只低着头看自己脚下的路,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拾荒者,他倒是和毁人不倦一样,暗地里随时随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是怎么注意到那家宠物店的呢?莫凡记得他最初只是想去便利店买瓶水的,侧目间无意看到了宠物店靠窗隔间里的一群毛绒绒的小动物。

于是莫凡在踏进便利店的前一秒硬生生一个九十度原地转弯,一脚跨进了宠物店。

便利店老板:……

是……仓鼠吧。

莫凡很久没有接触过动物了,小时候连动物园都没去过几次,更别说长大后就一直沉浸在荣耀中。

见他定定地站在隔间前,仓鼠们也没有任何表示,一副完全习惯了的样子,该吃吃,该睡睡,该跑转轮的奋力迈着短短的小爪子,啃哧啃哧跑得正带劲。

唯独有一只不太一样。

它正直起身愣愣地看着莫凡,黑而透亮的大眼睛水光流转。

莫凡明知道职业选手最重要的就是手,就连被蚊子叮个包,都会有很大影响,却还是忍不住伸手,但因为担心仓鼠怕生,只是慢慢探到它毛绒绒的小脑袋前,顿住了,看仓鼠有什么反应。

仓鼠呆呆地看着面前莫凡的手,就这样停了一小会,转身跑走了。

莫凡沉默了一会,有点沮丧地垂下眼睑。

突然,正准备收回的手被什么东西轻轻地蹭了蹭。莫凡回神一看,是刚才那只仓鼠,便试探性地把它捧了起来,也不敢多碰,只是仔细打量着。

仓鼠的毛色金色泛橙,让他不知为何想起苏沐橙那双浅棕色的有着柔和而明媚目光的眼睛,想着想着,就对它移不开目光了。

仓鼠这时候却动了。

它站了起来,用它短短的小胖爪把刚刚一直深藏在自己嘴里的一粒瓜子献宝似的递给莫凡,眼里的闪着干净澄澈的光。

感觉就像……她。

莫凡睁大了眼睛。

无法……拒绝。

====

最后莫凡带着仓鼠和各种装备回来了。

“啧啧,莫凡,你这一出去,就拾回来了不少东西嘛。”

看着叶修叼着烟走过来,好像是凑过来要摸仓鼠的样子,莫凡立刻就捧着仓鼠后退到了五米开外。

“莫凡,你回来……哇这是什么!好可爱!”

从拐角处走出来的苏沐橙刚想打招呼,注意力就瞬间从莫凡的人转移到了莫凡手上捧的仓鼠身上,闪着星星眼挨到了莫凡身边。

叶修:……

莫凡:耶。

被kalakala的目光砸了个正着,仓鼠表示亚历山大。

莫凡见苏沐橙很喜欢,便小心翼翼地将仓鼠托在了苏沐橙的手上,一抬头看到的就是她的笑脸,眼底流淌着明媚动人的光彩,像是一缕干净明朗的阳光,照进了他尘封许久的黑暗内心,虽然微弱,却照亮了每一处角落,每一扇旧窗,就连空气中的粒粒灰尘也被渲染上了淡金色的微光,一点一滴地消散在空气中。

“苏沐橙,我喜欢你。”

很轻,很慢,但很坚定。

没有回答。

莫凡先一步凑了过去,带起细小不可觉察的微风,轻轻覆上柔软的唇,因惊讶而大睁的眼睛近在咫尺,又慢慢地眨了眨。

“恩,我也是。”

====

当天抱着苏沐橙给的瓜子的仓鼠因不明原因随身带着实体化粉色小花。

【END】